收藏品捐献给国家的他们一贫如洗淡定活着,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?

2020-04-09 18:06   48次浏览

1941年的上海滩并不平静。

6月5日这天早晨,张伯驹坐上自己家的轿车去外滩码头接外地来的朋友,在培富里弄口,前面突然出现三个衣着阔绰的人,要强行拦车,司机老孔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他徐徐停车,探头问道:“你们有何事?”

三人突然拔枪,跳上车,其中一人把司机老孔拖下车,坐上驾驶位,另外二个人在后排把张伯驹夹在中间,轿车绝尘而去,就这样,张伯驹被绑架了。

警方接到报案后,当天中午12点就在法租界找到了张伯驹的轿车,但是人已不知去向。

而同时,在一个住宅里,张伯驹像是走亲戚一样悠哉游哉地坐在座椅上,绑匪说:“张先生,你只要写一封书信,让你家夫人送上200条金条,你便可以走了。”

次日上海滩的报纸上,报童大街小巷的喊:“号外!号外!张伯驹被绑架,下落不明!绑匪索要200根金条!”

这位被绑架的男人就是时任盐业银行上海分行总经理,同时他还有很多身份:收藏家、民国四公子之一、画家潘素的老公。

1.png潘素

01所有的坎坷,只为遇见他

张伯驹,被称为旷世藏家。

章先生的父亲对旷世藏家的理解是,章家五千多件字画加起来未必抵得过张伯驹家里一幅的价值。

张伯驹家里藏有李白真迹,叫《上阳台帖》,后来将其送给了;他家里还有范仲淹的手卷、杜牧的字。有时他甚至会卖一栋房产去买一副看起来轻飘飘的字画,但是他把收藏的最有价值的藏品全部捐献给了国家。

我们很好奇:潘素,这个旷世藏家张伯驹身后的女人,又会有什么样的传奇呢?

传奇人物的背后,一般都有传奇,只是,潘素遇到的坎坷起承转合、过于沉重了。

2.png张伯驹和潘素

潘素,原名潘白琴,1915年出生于苏州当地一个名门望族。

可惜富不过三代,原本富裕的家业在纨绔的父亲手里衰败,她的母亲沈桂香是大家闺秀,深知教育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重要性,便打小为女儿聘请先生讲授琴棋书画。经过悉心调教的她自幼习得一手好琵琶,擅音律,绘画也有小成,十三岁这一年,她一曲琵琶惊艳四座,众人都觉得这个女子的前途不可估量。

好景不长,在她13岁这年,母亲撒手人寰,两年后,继母王氏把十五岁的潘白琴卖给了青楼天香阁。

从此,一个弱女子堕入风尘,大上海多了一位红中透紫、艳名高帜的潘妃,手臂上刺着一朵花,娇艳欲滴,如同尘世中混迹的她,肆意的欢腾,妩媚风情。

坎坷的际遇并没有让她滋生怨气,她成了风尘中难得的一抹清丽,这是张伯驹到天香阁一曲听罢后的感受。

一个是置身风尘却不落俗气,仍颇有名媛风范的坎坷奇女子;一个是剑眉星目的民国公子。

相顾一见,颇觉钟情。

张伯驹当场写了幅对联,“潘步掌中轻,十步香尘生罗袜;妃弹塞上曲,千秋胡语入琵琶。”

潘素瞬间明白,过往的坎坷,只是为了遇到面前的这个男人。

3.png

02的爱情,是彼此成全

金风玉露相逢,初见便已许平生,似是故人来。

这一年,张伯驹三十四岁,是个已有三房妻妾的风流公子,却对在欢月场中偶遇的潘素念念不忘。

几天后,他写下一曲小令送给她:“明月,明月,明月照人离别。柔情似有还无,背影偷弹泪珠。珠泪,珠泪,落尽灯花不睡。”随后,回到了北京的张伯驹写下了《浣溪沙》:“隔墙笙歌隔寺钟,画阑北畔影西东,断肠人语月明中。小别又逢金粟雨,旧欢却忆玉兰风,相思两地总相同。”思念之情跃然纸上。

只是,两人要想在一起却困难重重。

当时,潘素与国民党的一名将领臧卓已定婚约,臧卓获知两人的事,便将潘素软禁起来。张伯驹心急如焚,四处托人,最终买通了臧卓的卫兵,在一个夜晚劫走了潘素。

张伯驹和潘素,一个已婚男人与一个欢场女子,世间的三流组合,经历了时间长河的考验,成就了一段爱情的传奇。

4.jpeg张伯驹

1935年,张伯驹迎娶了潘素。

自此,命运变幻、一生沉浮,她都陪在张伯驹身边,不离不弃,潘素成全了张伯驹的爱情,夫妇相处完全以张伯驹为中心,而且对张伯驹是“百分之一百二的好,什么都依从他。”她甘愿作为家庭主妇,支撑日常生活开支,应付各种琐细关系,还有,全力支持丈夫的收藏爱好。

章先生回忆说:有一次,张伯驹想买一幅画,可家里确实非常拮据了,潘素稍有犹豫,张伯驹索性躺倒在地,任妻子怎么拉,怎么哄,也不起来。最后,潘素不得不允诺:拿出一件首饰换钱买画。听到这句话,张伯驹翻身爬起,用手拍拍沾在身上的泥土,自己回屋睡觉去了。真是让人忍俊不禁。

因为爱,愿意追随,才会包容和成全。

婚后,张伯驹惊喜地发现了妻子的绘画才华,不惜重金培养她的爱好,他鼓励潘素学习,并引荐朱德甫教授她学习花鸟画,还通过自己的关系邀请各路名家与潘素合作绘画,使得有绘画天赋的潘素成长很快。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潘素在绘画界已颇有名气,与她合作过的张大千曾赞叹:“神韵高古,直逼唐人,谓为扬升可也,非五代以后所能望其项背。”

她的作品约有千余幅之多,其画作曾作为礼物被赠送给英国首相、日本天皇等。

她成为现代画史上首屈一指的青绿山水画家。

因为爱,愿意栽培,才会成长和成就。

潘素成全了张伯驹,张伯驹成就了潘素,他们伉俪四十年,她画画,他题字,珠联璧合。

5.png潘素的画

03患难见真情

世间事,无外乎在艰难时、患难处才能见到真章。

她接到绑匪送来的勒索信,惴惴不安,找到丈夫的好朋友孙耀东,登门求救。

家里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金条,潘素四处奔波想办法,她不能把家里的藏品卖掉,她知道,这些对于丈夫而言比性命还要重要,她不忍心看到丈夫伤心。

张伯驹被绑架八个月之久,我们无法知道一个女人是如何走过来的,她卖掉了珍藏多年的首饰,在朋友的帮助下最终救下了张伯驹,世事变化,令人唏嘘不已。

即便后来,张伯驹在那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运动里遭遇到重创时,潘素也始终不离不弃地陪在他身边。

1967年,张伯驹被打成右派,光景惨淡,翩翩公子变成了生活无着的落魄老头,潘素由知名画家,变成了北京市国画工厂的一名工人,每天的工作就是画书签。

他们生活的非常艰难,在什刹海的家,也不像个家了,抄家时红卫兵、造反派、街道居委会串通一气,但凡能拿走的,都拿走了;房子拿不走,就叫外人搬进来住、

这时的他们早已不再锦衣玉食,但匮乏的物质生活并没有磨灭他们对诗情画意的追求,患难之中他们依然相互携手,不仅如此,他们也用心的帮助身边的人。比如,袁世凯之子袁克定晚年穷困无比,在张宅整整寄居了十年,直到去世;又比如,在章伯钧去世后个前去探望的就是张伯驹夫妇,而不是那些血脉相通的至亲、共患难的战友。

6.png两位老人家

04芳华已去

作家章先生回忆次见到潘素的情景:一位四十来岁年纪,身着藏青色华达呢制服的女士从北房快步走出。她体态丰盈,面孔白晰,双眸乌黑,腮边的笑靥,生出许多妩媚。惟有开阔而优雅的额头上,刻着光阴碾过的印痕。

1982年,85岁的张伯驹因病辞世,离开了相伴四十多年,相濡以沫的潘素。“客散诗谁和,人亡弈未收。感逝门前水,春深呜咽流”。这是张伯驹死后,老友怆然写下的挽诗中的句子。1992年4月16日,潘素追随张伯驹而去,正宛若张伯驹在世时写下深情款款的《鹊桥仙》:“不求蛛巧,长安鸠拙,何羡神仙同度。百年夫妇百年恩,纵沧海,石填难数。白头共咏,黛眉重画,柳暗花明有路。两情一命永相怜,从未解,秦朝楚暮。”

7.png张伯驹和潘素

05

曾经风靡一时的歌曲《雾里看花》,那英唱到“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,让我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”。

张伯驹和潘素对上眼后,都相信慧眼能拨开云雾看到未来。

张伯驹的慧眼识得潘素之天赋并竭力培养,潘素的一个值得去爱的女子。

潘素的慧眼在在阅人无数中认定了张伯驹,他就是一生的陪伴。

事实证明了,他们携手走完一生,不勉强、不违心、甘之如饴又温柔以待。

慧眼识人,其实更是一种成全。

成全让彼此有爱,让我愿意与你,阅尽人世繁华,更愿意为你,粗茶淡饭举案齐眉。很难,却很美好。

而他们的性格中的淡定,对世事的看透,是他们在闹、在贫、在富中都能保持人生的一种淡定。正是这样的淡定,让他们活得更有灵魂,更有感觉,更让后人钦佩,钦佩夫妻之间的坚持,钦佩人心无欲,钦佩风雨、风和日丽一样的相伴,以及坚持的活着。

8.png一家人

P: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?一是出版社约稿的需要,二来真的太喜欢张伯驹这人了,有点闹,有点真,顺带关注了潘素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他们在困难前的典雅,一点都不装,他们在欢乐前的开心,一点都不装。粗茶淡饭举案齐眉,这对夫妻,令人欢喜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自媒体,不代表收藏界的观点和立场
精彩推荐